用信紙搭起一座友誼的橋 / 衛巳談



或許是因為一些在網路交友的不好經驗,使得我對於一些熱門的交友APP都沒有什麼興趣,總覺得認識一個人如果只靠外表,或者只靠著三言兩語就可以見面交往,似乎也不大能長久。自從有了這種想法,便開始尋找一些特殊的交友方式,像是只靠聲音的,或者只靠文字的,對我來說,書寫不算是太過困難的事情,而且我一直認為,相對於通訊軟體的片段式對談,不如經過深思熟慮下筆的長篇文字來得有內涵,所以最終選擇了一款可以跟世界各地交筆友的軟體開始我的筆友之旅。


在經營筆友這塊大約一年以後,由於我想要籌畫一部小說,題材關於監獄,開始蒐集跟監獄、收容人等等的資訊,突然有個想法產生,「收容人都是如何跟外界溝通」,依循著這樣的想法,就找到有一些團體也在做與收容人通信的事情,我產生了「或許也可以跟收容人當筆友」的想法,不過當時看到的是某宗教團體,我擔心參加之後,會有太多宣教內容,後來發現小組這邊在招募志工,便決定聽聽看說明會,到時候再決定是否參加。


每一位通信志工的通信對象數量不一定,我則是只有三位,雖然實際上應該可以再接更多的通信對象,考量到每封信件的品質,以及回覆的速度,最後還是決定目前接受三位通信就好。通信對象來自不同地區,個性也很不相同,有穩重的,有風趣的也有熱情的,他們共同的特質都是很直接,都不太會拐彎抹角,我是覺得這樣的交流方式還滿好的,沒有必要為了猜彼此的心意在那邊思索太多。


通信過程中,也發現幾個有趣的事情,雖然監獄不同,人也不同,但是很特別的是他們的興趣都很類似,不知道是否是巧合或者是流行,我遇到幾個都愛聽警廣報路況,看修真小說。為了要增加可以聊天的話題與內容,我還認真地聽了一次警廣(還分不同時段的節目收聽),結果完全不符我的胃口,不過我之後會去找修真小說來讀讀看,說不定會意外地有趣。但老實說,在這次通信之前,我還真的完全沒有聽過有個小說類型叫做修真,要不是跟他們通信,我想我永遠都不會知道,或許這也就是交朋友的樂趣之一吧,畢竟一個人的生活經驗非常有限,多交一些朋友,就能夠從他們的另一雙眼睛,看到更寬廣的世界。


其他有趣的事情則是發生在其他通信志工身上,在我們的社團當中,有幾個人分享他們的經驗,像是收容人想要志工的照片,或是想要會見,感覺像是以前很有名的交筆友雜誌,「愛情青紅燈」,不過我想小組應該沒有想要經營婚友社吧?(笑死)


幸好我沒有遇到想要照片的人,可能我用的筆名比較沒那麼像女孩子,頂多表達出想要多了解我一點,希望我多說一點自己的事情。不過當我還在慶幸自己沒有被索求照片的時候,卻來了一封嚇到我的回信,前一封回信還很普通,最新的一封回信,所有的「你」都換成了「妳」,而且頁數加倍XD,不過也不能怪他,我的個性比較娘一點,可能是通信內容表達出來的感覺太像女生,導致他搞錯,雖然有點不好意思,不過我下一封信就要戳破他的美好泡泡了。


總體而言,到目前為止的通信體驗還不錯,我也很開心能夠認識到一些新朋友,看到某位筆友跟我說,希望透過我可以知道一些外面的世界,覺得自己能夠幫助到他們,內心也覺得非常充實。尤其得知收容人的通信並非全無限制數量與頻率,他們願意騰出時間手寫寫滿滿的信紙,還有占用他們的額度,光是這點,我就很珍惜這樣的緣分。


如果可以,我希望自己能夠堅持寫,一直寫到我的筆友出獄,讓他在這段冰冷高牆內的生活當中,至少還能夠感受到一絲絲溫暖的心意。

57308700_441598233279935_520844969531932

監所關注小組

Prison Watc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