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和監所有個約定 / 劉亞男




我想我和監所前世結了緣。


和監所的同學通信,是我年輕懵懂時就存在心中的一個念想。


十年前我曾嘗試與一個團體連絡,表達此內心的願望,但未獲得回應。三年前我在一個基金會上繳層層的課程費用及認證之後,終於取得和女監同學通信的資格。


兩年前出席一場司改會的監獄人權分享會後,我開始留意監所關注小組在FB上的訊息,於是後來有了兩次參訪監所的機會,慶幸最終沒有漏失掉去年寫信志工培力計畫的報名。


一個半月的等待是必須且值得的,意味著能和高牆內的同學通信,不是人人都有的機會。


當收到第一封寫信通知時,至今猶記得心中莫名的雀躍。(其實不知道阿姨是在哪門子的興奮?!)


感謝惠敏對寫信者的授權和信任,讓我也可以放心將自己的真心實意自由攤在筆紙之間。


每一封陌生的來信,我先去找到彼此連結的部分,也許是相同的興趣、家鄉、姓氏、宗教信仰,或是相似的成長環境或生活經驗,在共同的話題之下,流竄的文字沒有了高牆的阻礙。


每次提筆之前,總要反覆閱讀來信,有時沉浸故事之中,不覺潸然淚下。我明白這些情緒感受只是因為和自己的信念或生命經驗有所碰撞,而有的觸動及投射。


兩個月來的信件往返,逐漸一點一滴地接觸監所相關法規及實際運作的情形,期待真的能培力自己之外,更確信的是陪伴了彼此。我總相信來到自己生命中的人事絕非偶然巧合,必是靈魂深處想要的體驗及安排。


謝謝監所關注小組和監所同學的共同成全,讓我年輕時的夢想得以價值完成。

57308700_441598233279935_520844969531932

監所關注小組

Prison Watc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