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向著光的方向走】

【向著光的方向走】(佳淩/小組行動隊)


今(3/16)日小組前往台大醫院探視余大哥,於二月下旬假釋出獄的他,正在接受癌症的相關檢查及治療。在閒話家常之中,大哥亦侃侃而談他在監所內與出監後面臨的困境、生活現況,以及未來的規劃。關於自己的病情,大哥表示,生病本即非人所能夠左右,但他其實在一年多前(仍在獄中)就有症狀出現,卻因為醫師判斷的差異、監所就醫手續繁瑣等原因,或多或少延誤了治療時機,「不知道獄方能否改革所內的醫療流程,讓獄友們獲得妥適的醫療照護呢?」我在心裡這樣問自己。


與病魔纏鬥的路途是坎坷的,在獄中更是如此。當聊到監所中「病舍」的實際運作情況,余大哥的親身經歷是,生病的同學們會被集中到一個或數個房間,同其他身體狀況正常的受刑人般六點半起床,吃過早餐後,當其他人至工場工作,他們就開始在房內坐著,坐著、坐著、枯坐至中午,再吃午飯……,終日就這麼待著,並無相應的醫療照護。有一次,大哥出監做化療,回來後全身癱軟無力,便躺在病舍的床上休息,但獄方卻不近人情的要求他「不能躺著,要坐著才行」,並表示躺著會讓其他同學觀感不佳,「沒有打報告不能躺」。可是,當時余大哥連起身的力氣都沒有了,同房的病友見狀便說道:「躺著吧,剛化療完沒力氣,我們都懂的。」身在高牆裡的日子,好好養病的權利似乎也被限縮了,幸而總是有一些暖暖的話語互相扶持著,於是能一步步前行。


在監所內度過將近20年光景的余大哥,在一月初被告知罹患癌症第三期,二月初在監所時進行了第一次的化療,二月底假釋出獄後,也積極面對自己的病情,希望能先把身體照顧好。余大哥幸運地擁有家人的支持,這是許多出監的同學們所欠缺的;然而,自己對家人們造成的負擔,也正是他目前最擔心的事情。「兄弟姐妹各人都有各人的生活和家庭了,我都進去那麼久了,一出來就要變成大家的負擔,我過意不去。」


關於這點,小組今天也請教了台大醫院的社工師,大哥時值壯年,實際上卻難以負荷工作,該如何申請相關救助,好度過目前這段治療時期呢?社工師詳細地為我們介紹了台大醫院提供的急難補助,以及申請短期低收入戶的可能性,更清楚地解說後續要提供的資料及證明文件。將來,我們會好好協助大哥進行申請,希望能為他盡一份心力,也相當感謝護理師與社工師的幫忙!


步出台大醫院,陽光依舊燦爛,我們不禁想起余大哥提及在監所近二十年的光陰裡,陽光是那麼難以企及。期待他的病痛能在完善的醫療下慢慢治癒,也能慢慢地回到社會中。陪著余大哥走這段路,我們向著光的方向走,讓回來的路上,不孤單。


#回來是最遙遠的距離 #向著光的方向走 #監所關注小組一起走


57308700_441598233279935_520844969531932

監所關注小組

Prison Watch